这里到处生机勃勃——南极宇航员海动物世界探秘

时间:2022-08-06  点击次数:   

  从2019年12月3日至2020年1月8日,“雪龙2”号极地科考破冰船从南大洋普里兹湾开始,一路向西直至宇航员海西部,展开中国第36次南极考察的宇航员海综合调查,探秘南大洋中这片少为人知海域的生态系统。调查显示,尽管环境恶劣,这里依然生机勃发。

  在科考队员、北京师范大学动物学教授邓文洪的镜头里,留下了30种鸟和7种海洋哺乳动物的身影,他为此拍摄了5万多张照片;在他的小本子上,也记满了沿途观察到的鸟类和哺乳动物的种类、数量、行为特点等信息。

  “每天风雨无阻。我记录到的鸟种群数量近3万只,其中九成为南极鹱。它们多栖息在冰山上,最大的一群有近6000只;遇见频次最高的鸟是阿德利企鹅,看见了303次,共1096只。”邓文洪说。

  除了空中翱翔的鸟和不会飞的鸟——企鹅之外,邓文洪还记录到7种845头海洋哺乳动物。其中,食蟹海豹、威德尔海豹和座头鲸数量最多,分别为569头、145头和82头。

  “我们发现了座头鲸的重要栖息地和觅食地,在约80海里的两个作业站位之间,记录到15次座头鲸,数量近40头。”邓文洪说,座头鲸主要分布在北半球,估计南大洋的数量约2000头,这次在宇航员海记录到80多头,对重新评估座头鲸的种群数量提供了科学依据。

  鱼类在南大洋生态系统中起着重要作用,从浅表海水到几千米深的水层均有分布。它们以磷虾等为主要食物来源,自身则是企鹅和海豹等动物的食物。本次科考中,鱼类研究专家叶振江、张洁对宇航员海1000米以浅的中水层鱼类进行了调查。

  在12个站位开展的鱼类拖网取样中,11个获得了有效样品,共286尾鱼。所获样品中,以考氏背鳞鱼(90尾)、南极电灯鱼(65尾)和南极南氏鱼(29尾)较多。

  “经初步鉴定,286尾鱼类样品中,215尾可以确定到种或属级以上,分别隶属6目6科8属8种。”叶振江说,另外56尾仔鱼和15尾成鱼将在后续工作中进一步判别。

  “在宇航员海所获中水层鱼类,虽然整体偏小,丰度较低,但不乏稀有鱼种。通过进一步研究,将可为这一海域鱼类多样性提供更多信息。”张洁说。

  南极磷虾是南大洋食物链上的重要一环,鲸鱼、海豹、企鹅及一些鸟类均以磷虾为主要食物。

  来自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的科考队员王新良和许庆昌,利用船载科学探鱼仪和拖网取样,对宇航员海的磷虾进行了调查。

  “我们利用探鱼仪采集了8个断面的声学调查数据,开展了29站磷虾生物学拖网取样,取得约24万尾样品。同时,对样品进行了体长、性别、成熟度与摄食测量,获取了3430尾磷虾的基础生物学信息。”王新良说。

  “通过调查,对宇航员海磷虾的种群情况有了基本认知,后续我们还将继续开展磷虾种群结构和生物量评估研究。”王新良说。

  不像企鹅和海豹那样招人喜爱,也不似鱼虾那样为人熟悉,浮游动物似乎没有存在感,却是维持南大洋海洋生态系统稳定的主要群体。

  科考队员、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工程师徐志强说:“浮游动物处于海洋食物网的中间环节,向下控制着浮游植物规模;向上影响鱼类、鸟类和海洋哺乳动物的数量,是海洋生态系统承上启下的关键环节。”

  调查期间,科考队员们轮班“作战”、日夜不休,从采水器和多种生物拖网中获取样品,完成了61个站位的微型浮游动物水样采集,60个站位的浮游动物垂直网样品采集,16个站位的浮游动物多联网样品采集。科学家们将在显微镜下进一步研究这些样品。

  1月8日凌晨,大型底栖生物拖网从海底回到“雪龙2”号甲板,第36次南极考察队顺利完成宇航员海综合调查。

  让科考队员、自然资源部第三海洋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牟剑锋感到欣慰的是,拖网里有海百合、海蜘蛛、海胆、蛇尾等多种海洋底栖生物,数量虽然不大,但物种类群丰富。

  他说,除了底栖拖网取样之外,箱式取样有3个站位采集到了大型底栖生物样品,初步分析采集到的生物样品以海绵动物为优势种群,回国后将对样品做进一步分析、鉴定。

  “宇航员海是国际上认知极少的海域。本次考察基本涵盖了南大洋食物链中的每个环节,实现了对这一海域基础环境和生物群落较为系统的认识。”中国第36次南极考察队首席科学家何剑锋说,这是中国南极考察队首次在宇航员海开展综合调查,希望通过后续更多的调查研究,为深入了解南大洋海洋生态系统特性作出中国贡献。

  记者从有关部门获悉,2022年8月5日,我国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运用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成功发射一型可重复使用的试验航天器,这是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第18次执行发射任务。

  8月3日,中科院广州能源研究所(以下简称广州能源所)与湛江湾实验室、广东海威农业集团有限公司在广东湛江签署“三万方半潜桁架式深远海养殖平台研制合作协议”,三方将联合开展深远海养殖平台的研发设计、建造和示范运行,并开展系列科研实验。

  科学家以果蝇为模型生物,构建了迄今为止最完整、最详细的动物胚胎发育单细胞图谱。这一发表在最新一期《科学》杂志上的成果,利用了来自100多万个各个发育阶段的胚胎细胞数据,代表了多个层面的重大进步,有助于科学家探索突变如何导致不同的发育缺陷,以及了解人类基因组中与大多数疾病相关突变的庞大非编码部分。

  记者4日从中国科学院云南天文台获悉,该台研究人员近期发现,白矮星吸积的物质能有效阻止白矮星表面光学厚星风的发生,这可能改变人们对Ia型超新星前身星单简并星模型的认识。著名国际期刊《皇家天文学会月刊》在线

  江西,不仅是国家输出大额商品粮的8个省份之一,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从未间断向国家提供商品粮的两个省份之一。

  据介绍,本次专题展以“链接全球 赋能未来”为主题,布局通信和数字技术、元宇宙应用两大主题馆,设置通信基础设施、集成电路和工业互联网、元宇宙场景应用等六大专区,展示信息通信领域的前沿技术和发展成果。其中,元宇宙体验展馆将首次亮相。

  8月3日,中国气象局正式向社会公众发布《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2022)》(以下简称《蓝皮书》)。《蓝皮书》显示,全球变暖趋势仍在持续,2021年中国地表平均气温、沿海海平面、多年冻土活动层厚度等多项气候变化指标打破观测纪录。

  如今,世界恐龙谷集遗址就地保护、科研交流、研学旅游观光等为一体。30多年来,我一直都在做禄丰恐龙化石的发掘、保护工作。

  截至目前,今年全国平均高温日数8.7天,较常年同期偏多3.6天,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最多。

  第一次看到詹姆斯·韦布空间望远镜(JWST,以下简称韦布)的人,也许会感到十分意外——抛开巨大的体积不谈,它金黄色的巨大面板棱角分明,还连着一摞奇形怪状的紫粉色薄膜,似乎和平时我们接触的望远镜相去甚远。

  “机器人工程技术人员”“增材制造工程技术人员”“数据库运行管理员”“数字孪生应用技术员”“商务数据分析师”“农业数字化技术员”……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绿色海洋”。一人多高的玉米秸秆从黑土地里吸足了养分,迎着骄阳,正奋力地向上吐露新芽。

  向日葵为什么总是向着太阳?在植物体内有一种被称为生长素的物质,如同人体内的生长激素一样,负责给细胞传达信息,指挥植物的生长发育。

  风力发电是一种可再生的清洁能源。我国近年来大力发展风电产业,已经成为风电大国,总装机容量世界第一。翼型是构成风力机叶片的基本要素,是风力机叶片设计的基础。

  高温气冷堆被称作“傻瓜堆”——发生异常情况时,该堆可以在不需要任何人为干预的情况下保持安全状态。这对视安全为生命线

  写诗、作画、谱曲、跳舞、开演唱会、当主持人……近年来,人工智能(AI)持续介入文艺创作活动,在丰富文艺创作手段和文艺表现形式的同时,也对传统的文艺观念、艺术形态等产生巨大影响。

  近日,国内首套低压直流电能质量分析仪在国网河北电科院投入使用,并率先开展多个低电压等级直流电能质量测试分析。

  当前,我国正在开展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虽然科学考察已经取得了不少新发现,但是人们对这片雪域高原的了解还远远不够

  耕作层是耕地的精华,是粮食生产之本。黑土耕地耕作层有机质含量高、土壤肥沃、土质疏松,尤为珍贵,建设占用后如不抢救,就将永久损失,对粮食生产能力影响巨大。

  据了解,丰台区已经对两个年度新认定、新入区高新技术企业开展一次性奖励兑现工作,目前,已为621家企业拨付政府支持资金1.863亿元。